A man erectile has become the essential section of Vigrx reviews Vigrx plus scam his entire remaining in relation to confidence and self Volume Pills Volume pills s esteem. If he's challenges in Volume pills vs semenax Review semenax

channel1.jpgchannel2.jpg
周日, 08 七月 2012 18:29

弗拉基米尔.尼克列维奇.扎别林访谈 -- 2. 预备航空团 Featured

Written by 
Rate this item
(0 votes)

当库班的飞行开始的时候,你有想过你会被派去战斗么?

所有从我们学校毕业的学生都被派到那里。但是我被派到了第4预备航空旅,这个旅包括11、25和26航空预备团。我在这3个团都服役过。第26团驻扎在桑德瑞,第比利斯附近;第11团在基洛瓦巴德,第25团在库塔伊西。

预备团和战斗团有什么不同?

有很大的不同。战斗团的飞行员飞战斗任务。说到组织结构上呢?两种团都有团长、中队长、政治军官和导航员。第11预备团是混合团,包括两个轰炸机中队——一个Pe-2,另一个是波士顿A-20B-25,第三个中队装备的是P-39眼镜蛇,P-40。那还有一些UTI-4。这个中队由菲德罗夫指挥。与团里其他部队分开驻扎在基洛瓦巴德机场西。美国和英国战斗机从伊朗飞过来,我在1943年夏天完成战斗机学校的学业后被派到那。不久后这个中队由康德拉泰耶夫领导。然后我就被派到第26预备航空团,它只有一个中队和6个教官。

你亲自训练了多少飞行员?

我同时训练5-6个飞行员。我需要教导和训练他们很长时间。我最多同时训练过一个中队的飞行员——12人。他们从一个战斗团来的。飞行员们来的时候能力不同,我只训练那些需要训练的。

26预备团主要职责是什么,你在那主要做什么?

首先,在库班战役的时候,我们的空军损失很大。特别是拉式。当拉式都报销后,飞行员就返回到第26预备团。他们接受新飞机,不久后就再飞回前线。他们的路线是沿着高加索海岸线,飞到索契和克拉斯诺达尔。

这样的话,你有见过同一个飞行员两次么?

是的,有几次。我的朋友,来自于我毕业的学校,在805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邀请我同他们一起战斗。我申请调转,但是没有被批准。

预备团的训练步骤是什么?对它的回忆各种各样:有人说他们是讨论战术,一些人记得好几个月什么也不做。

特别是在我们团,没有什么真正的训练。战斗团到我们这接受新飞机和飞行员。很短时间之内,他们就返回前线。没有编队飞行和射击训练。完全没有这些训练。

谁组织训练?谁负责,作战团指挥官还是训练团指挥官?

如果作战团指挥官同团里一起来的话,他就负责所有的事情。我得说当我从叶夫拉赫学校毕业之后,我到第11预备团,我们处理进口飞机。这个混合团驻扎在基洛瓦巴德。主要的中队飞行Pe-2,但是还训练飞行员驾驶A-20波士顿。这个机场停有很多外国飞机。有上千架飞机,包括:P-39眼镜蛇、P-40战鹰、甚至还有P-47闪电。有很少几架闪电,但是它们一直在那。我驾驶其中的一架;马上就要完成所有的考试,但是他们把我派到了第26预备团。

在第11预备团,我们要训练不同的飞行员。他们中的一部分是从战斗团来的,一起来的还有他们团的指挥官;这些人完全没有问题。另一部分,比如说,有一些开始训练飞行U-2,由于某些原因没法完成训练。我的学生里有一个苏联英雄获得者,是在他做突击队员的时候获得的。他由于抓过敌人的“舌头”而获得这个称号。他曾经跟我们说过很多有意思的事情。他跟我们说他对敌人的态度是:

“对我来说,杀死一个人就像捏死一只苍蝇!”

你教他飞行么?

是的,他毕业后被派去战斗,但是我同他失去了联系。我甚至记不起他的名字。几个在普克思金团的飞行员是我的学生。我曾经到过他们团,我从基洛瓦巴德摆渡眼镜蛇飞机给他们。有一个特殊的团专门从阿巴丹向基洛瓦巴德摆渡飞机,在楚科塔也有同样的团……最近有个电影《歼灭任务》。你看过么?讲得是一群美国姑娘驾驶飞机摆渡给苏联!可是实际情况是根本没有美国女孩来送给我们飞机。这个电影就是个垃圾。

我们摆渡飞机到普克思金的团,超过20架。我们一降落,飞行员们就开始争论谁应该得到哪一架。

zab 4

11预备团

你觉得美国飞机怎么样?

P-39P-40强。

一个第103禁卫团的飞行员告诉我们,他们的飞行员飞P-40没有问题,但是他们转飞P-39后,在很短时间就损失了56个飞行员,这比他们战斗中损失的还多。

是的,这有可能。眼镜蛇很不寻常。这种飞机最大的缺点就是容易熄火和进入尾旋。如果碰到任何一个,都很难恢复。我知道很多飞行员都因为这个而牺牲……(编者注:第四旅在转飞P-39之后,牺牲了最少22名飞行员)

但是我对于这种危险相当的粗心大意,当我飞眼镜蛇的时候,我在没有允许的情况下爬升最后导致尾旋。对我来说,很容易就改出尾旋。所以我跟我的团长说,我不怕尾旋。

所有的飞行员在机场集合,我接到命令在机场上空表演尾旋改出。我爬升到五千米高空,然后像往常一样进入尾旋。我开始改出,但是令我奇怪的是飞机根本没有反应。我尝试了大概有15次,不管我怎么做,就是没法改出。这时我在卡万奇卡拉村上空,有一种用这个村命名的酒。那里有一条深深的峡谷,这条峡谷救了我。它给了我额外的高度,我在机场水平以下改出了。当时的情况一定非常可怕。于是我就决定不让论什么情况下,我再也不这么做了。

zab 5

11预备团

你能比较下眼镜蛇和雅克或者拉式么?

用眼镜蛇和拉式比较没有意义,因为它们差别很大。基于同种原因,Yak-3同眼镜蛇也没有比较意义。但是所有的雅克都比眼镜蛇差。眼镜蛇有更好的视野、无线电设备和速度。有后部防弹玻璃可以提供后方视野,而我们的飞机是金属的头部靠背没法让我们的飞行员看到后方。

你转运的眼镜蛇装备的什么武器?你们有机翼机枪么?

首先,有37mm机炮。两挺12.7mm机枪在机鼻里。如果我记得没错,有两挺重机枪在机翼里,每侧一挺。

P-40的“战鹰”和“战斧”型有不同吗?(译者注:装备不同发动机)

他们有很小的区别,一开始我们都不知道到的是哪一种。没有针对它们独立的课程,甚至它们的武器都是一样的。我知道海军的飞行员非常喜欢这种飞机。它比眼镜蛇有更大的油箱,还装备了一个巨大的可抛弃油箱。它的发动机运行非常平稳,有更久的寿命,就像其他的美国发动机一样。

眼镜蛇和战鹰有着相同的发动机。但是一些飞行员抱怨说如果按教科书上教的飞,它可以工作500小时,如果像战斗中那样飞,100小时就会烧毁。

是的,这是正确的。在眼镜蛇上发动机是在飞行员身后,有一个巨大的传动轴从驾驶舱中飞行员双腿间穿过来驱动螺旋桨。

有的时候,不是一直,你会感觉到震动。在战鹰上发动机运行的非常平稳,以至于你都能睡着了。

在高重力加速度飞行的时候,眼镜蛇有折断尾翼的情况么?

是的,有这种情况。我们向美国投诉,他们很快解决了这个问题并加强了尾翼。

有个问题,这些飞机上有小便管么?

在美国飞机上都有,甚至是战斗机上。我甚至还“试验”过。

你在眼镜蛇和战鹰上有射击过么?

当然。在11团的时候我飞行很多,从眼镜蛇和其他飞机上射击过。

当你射击37mm机炮,你可以数出每轮射击。它开火速度很慢。开火你就会觉得飞机稍微停了一会儿。

zab 6

11预备团

当你射击机翼里的机枪,有遇见过问题么?

没有,没问题。但是你会看到尾迹,就像烟花一样。

你在格鲁吉亚和基洛瓦巴德遇见过民族问题么?

是的,我们遇到过。比如,有一条机场通向基洛瓦巴德的路,有一段穿过一个葡萄园,有4公里。白天的时候很平静,但是晚上对我们来说就危险了。

有一次,我射击我的TT手枪的时候,它的撞针断了。我就用我的手枪换了一把那干式左轮手枪。我一般用一块衣服的布包裹它,放在我的口袋里。一次当我晚上从机场返回,两个阿塞拜疆人从葡萄藤里跳到我的面前,开始向我射击,喊的大概是“停下!”之类的。我掏出我的左轮然后说:

“爷要在这解决你俩!”

这些懦弱的豺狼立马消失了。当我回到住处查看我的武器,发现我把击针给丢了。换句话说,当时我是完全无武装的!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更加小心。

那格鲁吉亚人呢?

这个也发生过。比如在库塔伊西。不仅仅空军里有一些格鲁吉亚人,陆军里也有。后来有很多反映这个的电影,比如《兄弟国家》、《士兵之父》等等。在格鲁吉亚有很多人逃避兵役。我们那时都很年轻,我们习惯于参加当地的舞会。不是经常,但是我们偶尔还是会参加。那有很多年轻格鲁吉亚人。在我们从舞会离开的时候,他们会袭击我们。

有一次我遇见了这种情况:当地舞会、噪音和喊叫。我看到我们的学员正要离开,他们身后跟了一群格鲁吉亚人,人数至少有我们的3倍。他们要“教训这些俄罗斯人”。他们唯一的教育手段就是刀,他们喊着“我要割断你们的喉咙!”于是我决定也回去。一开始我们是走,然后我们开始加快脚步……接着我们开始跑,格鲁吉亚人追我们。我们的学员里有个叫维利切科的,不知道从哪里弄了把信号枪。学院是不允许给学员配发武器的。他开始向我们的追逐者前面发射照明弹。情况变得非常严峻,于是我掏出手枪向他们领头的开枪。这时有超过100个格鲁吉亚人,但是他们开始害怕然后停下来。嗯,不是停下,是远远德跟着我们。我们穿过里恩河上的一座桥。河水不深,但是桥很高,如果他们在桥上抓到我们,那就会有“很长的下落”时间了。当我们就要抵达桥的另一边,那边就是我们的地盘,一个格鲁吉亚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拿了一把很大的刀,试图砍我。当我看到刀向我砍来,我开枪了。这个攻击者倒地然后祈求我不要杀他,说这不是他的错,他不是要来砍我,都是另一个人的错,他不会再这么做了。这样,我们穿过了桥。

这反映了格鲁吉亚的传统:他们试图攻击任何一个他们认为的弱者,但是如果有反击,他们总会找接口推脱,试图避免真正的冲突。单个的格鲁吉亚人都是很好的人,但是如果是一群,他们就会疯狂而不受控制。是的,有这样的情况。格鲁吉亚当官的知道这种冲突,但是他们只听到他们那边的一面之词,并且向我们在第比利斯的指挥部投诉。

在卫国战争时期,如果有红军军官受到攻击,攻击者在法庭上最高能背叛死刑。攻击你的人最后存活了么?

在任何情况下,我向他的脑袋上方开的枪,如果他死了,一定是吓死的,不是受伤死的。

接下来你有麻烦么?

没有。我们就是不去参加舞会了。

回到民族问题。你对犹太人什么态度?对他们有不同看法么?

在格鲁吉亚和高加索地区几乎没有犹太人。空军里有,但是不是很多。我曾经有机会看到他们的真正生活,但是我觉得把某个民族的人想成是一样的人是不对的。比如,当我在滨海区服役的时候,我在第821团,那里有个飞行员季米特里.布兰科曼。他个头很矮,但是看起来很好战。那时我们有很多犹太医生,我们的牙医一直说他是我们团最好的飞行员。

但是季米特里是个很差的飞行员。他几乎不能驾驶眼镜蛇,并且他完全无法掌握MiG-15。后来他被从空军开除,原因是他同基地的犹太守卫赌博。

另一个我见过的犹太飞行员是第256团的导航员,科曼森.维克多.艾曼纽洛维奇少校。他在朝鲜战斗,并且作战优秀。我看到他是如何牺牲的。(译者注:科曼森.维克多.艾曼纽洛维奇少校于1952520日牺牲,埋在旅顺。)

当我们空油箱回到基地,准备降落,F-86军刀会在我们降落阶段追逐我们。他们试图击落起飞和降落的飞机。我不止一次,在刚起飞,高度只有2-3米的时候,向右急转规避。我们的飞行控制员会在无线电里喊:

 “一对军刀正向你俯冲!”

我就得急转弯,越急越好,翅膀都快碰到地面,这样第一轮射击才不会击中我。科曼森空着油箱从战斗中返回,正在降落最后阶段。他下落几乎接近跑道。这时的飞行员是完全无法反击的。这时一长串子弹从军刀的六挺机枪射来。他的飞机着火,侧翻然后跌落在地面。这就是这名飞行员最后的命运。

让我们回到卫国战争。

我在第11预备团呆了一年多一点。在19447月我被转到了第26团。

— What was the reason for your transfer?

你转走的原因是什么?

我被选进一个特殊的团队来执行特殊任务。一直到1944年,空军的飞机都是拉式,后来他们开始生产Yak-3。我第一次飞Yak-3。这种飞机对我来说像个玩具。真正的是另一种飞机,不同的飞行特性,给人另一种感觉的飞机。

可能你知道,第一个捐款造飞机的是费拉波特.格罗维奇。第一架由格罗维奇捐款建造的飞机展示给叶瑞民。另外,我见过他,他是我在列宁格勒的直接上司。这时我们就知道谁是赢家了,格鲁吉亚的领导人向斯大林同志请求:他们想用格鲁吉亚人民捐款的钱造飞机。还从驻扎在格鲁吉亚的军队那获得捐款;我们都由于这个原因“被捐款”。

zab 7

26预备团

有多少“捐赠”飞机,他们什么样子?

有四架捐赠飞机。飞机有灰-灰伪装涂装,从头到尾有巨大的红字标语:“为了祖国”、“为了斯大林”、“向西进攻”和“为了胜利”。

整个格鲁吉亚的捐款只有四架飞机?

是的。格鲁吉亚从第比利斯航空企业买了四架Yak-3。飞行员收到一封信,这样他们就需要驾驶这些飞机战斗。我被选进为驾驶这种飞机建立的队伍,这只队伍在第26预备团成立,由于我有驾驶新飞机的经验,因此被选上。我们飞行员不知道会有什么安排。结果发现这一切都是个巨大的秀。第一批飞机从第比利斯送给我们;我们飞行,训练编队飞行,然后飞了几次模拟战斗。最后汇报我们准备好了,我们出发的日期定下。在我们出发前夜,标语被涂在我们的飞机上,出发日有一个盛大的庆祝,所有格鲁吉亚的领导都来了。

这些“礼物”飞机与其他的Yak-3比较有不同么?

没有,没有不同。我们驾驶这些雅克飞到波兰。Yak-3的油箱很小,比其他雅克和拉式更小。因此我们不得不做了11次中途停留。

我们花了几天时间才到目的地。我们由两架B-25带领,上面还载着零件和机械师。

直到在波兰降落,我们的飞行都有监控。通常情况下燃油供应有问题,一般转运的机组需要等上几天。但是我们有“绿色通行证”,所有我们的问题都会由从莫斯科打来的电话解决。在我们第一次在巴库降落的时候,这让我们很吃惊。我们降落,我们立即接到通知说没有我们飞行所需的燃油。跟我们一起飞的某人给莫斯科打了个电话,燃油10分钟后就出现了。

你们是以经济模式飞行的么?

是的,当然,但是路途是由B-25的导航员定的,他们负责我们的航线。

你觉得Yak-3的无线电怎么样?

嗯,可能这个比美国的无线电差,更多的吱吱声,有效距离更短,但是比老式的无线电还是好很多。无线通话变得更加稳定。但是更重要的是,她们是不同的飞机。Yak-3甚至被叫做“胜利的武器”。

我们飞啊飞。一切似乎都很好。当我们抵达日托米尔,我们转场的一站,在滑行的时候我的一个轮胎爆了。这成了大问题,我们是到那的第一批Yak-3,机场没有备件。Yak-3的轮胎比其他飞机的更小。我们吃饭,然后开始找晚上住的地方。机场边的村子整个都是废墟。唯一幸存的砖建筑被一个女性防空团占据了。结果发现那只有一个男性——教官,他负责飞行训练。她们都穿着裤子,非常干净。我们找了些干草在废墟里睡的。早晨我们起床然后到食堂。我们从格鲁吉亚出发的时候我们穿着干净的新行头,但是现在我们浑身都是干草。

女飞行员看到我们然后开始笑。但是当我们走向我们的飞机,她们明白我们也是飞行员,而不是机械师或者技工,他们开始羡慕我们。她们装备的是Yak-7。鲍里斯.法捷耶夫是我们的指挥官,他说

 “我可以用四架飞机中的一架换你们整个中队的飞机加飞行员。”

我们的机械师从拉式卸了个轮子,凑合装上了,我们顺利起飞。

不管如何,我们最后抵达了终点。我们抵达的机场离前线只有几千米,在圣多米尔附近。战斗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这个机场被鲍里斯.叶瑞民的团占领。是一个普通的青草覆盖的野战机场,仅仅离德国前线15千米。由于Yak-3的航程很短,我们只能从这个机场起飞,但是这没有改变我们做教官没法上前线的命运。

这就是我们如何在第91战斗团,做为预备团试用飞行员的。在战时这种情况很普遍,他们派教官飞行员到作战单位呆两到三个月。我们在8月份到达,但是一直到12月我们一直要求指挥官派我们去战斗。我们一直不知道的是,团长和上层经过了很久的讨论,最后我们被告知:

“你们跟团部在一起!”

我们的作战士气高涨——我们要逃跑去前线!以前发生过教官逃跑去前线参战的情况。

Read 3942 times Last modified on 周日, 08 七月 2012 1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