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man erectile has become the essential section of Vigrx reviews Vigrx plus scam his entire remaining in relation to confidence and self Volume Pills Volume pills s esteem. If he's challenges in Volume pills vs semenax Review semenax

channel1.jpgchannel2.jpg
周一, 13 八月 2012 11:00

弗拉基米尔.尼克列维奇.扎别林访谈 -- 5. 朝鲜战争 Featured

Written by 
Rate this item
(0 votes)

 你是如何发现你会被派到朝鲜的?

 

什么也没跟我们说。但是我们收到了更多的飞机,并且开始飞更长时间。我们不得不进行很多困难的狗斗训练。不是一对一的,而是中队对中队。来了一些新飞行员和机械师,我们已经预感到会被派到朝鲜。一次我飞到非常高的空中——13000米左右,突然从无线电力听到:

“啊,混蛋,击落他!”

俄语粗话!就像在战时一样,简单的命令混杂着粗话。“击落他!”“万尼亚”然后是粗话。当我返回的时候,我跟他们说其我听到的。很明显有严重的事情发生。

在我们训练的最后两个月,这个更清楚了——我们训练越来越多,主要都是狗斗。

总之,我们团在195222日被派到中国。我们坐火车从安东(丹东)到庙沟。我们整个师都被派到那:821团、494团和256团。我们抵达后,没有飞机、技术人员和后勤人员。第64航空军被分配了一个后勤师,这个师负责整个部队的保障。这个部队驻扎在安东。不久后庙沟成为主要机场。我亲眼看到机场是如何建的、铁路是如何延伸的。数千人,就像蚂蚁,肩膀上挑着扁担,两端吊着篮子。

我们从第303师,18团接收了所有的人员和飞机。我们接替了他们的任务。第494团驻扎在同一个机场,但是在机场另一边,我们从不同方向起飞。降落的方向取决于风向。第256团驻扎在鞍山,靠近铁矿,有许多苏联专家。这个团的任务是拦截庙沟和安顺的敌机。

你是如何收到新飞机的?

我没有收到新飞机,我没有看到第18团的飞行员有一个收到新飞机。他们收到的都是其他人用过的。这些飞机不是共青城产的,而是古比雪夫。一个机械师过来跟我说“用这架飞机!这架非常好,很容易飞;飞行员很喜欢它。”

我相信了他的话,我就接收了编号233的米格。

是如何涂装的?

银色。战术编号是红色。所有的飞机外观都一样。

有额外涂装么?比如说红鼻子?

没有一架飞机有红鼻子。银色加红色数字,还有北朝鲜识别标记。

你们团有收到新飞机还是一直使用相同的飞机?

在我们作战的所有时间里,我们没有收到一架新飞机。

为什么你特别强调飞机是在古比雪夫制造的?

在苏联欧洲部分生产的飞机很容易驾驶并且通常来说更加稳定。有种说法在共青城制造的飞机控制像块木头。

你只驾驶一架飞机?

在第821团,只有233号。当我转到256团,我驾驶另一架飞机。但是我还是更喜欢233号。它是我天空中真正的朋友,从来没有让我失望。

如果飞机维修怎么办?

维修都是在晚上;我们只执行白天任务。

我读到回忆录说你们第3中队在19522月抵达朝鲜。

拉扎雷夫.弗拉基米尔.埃里克谢大尉,中队长

不是大尉,是少校。我们在沃兹涅先斯克的时候,他已经被提升了。

你们中队长在19231日第一个获得击落一架军刀的记录,这是真的么?

肯定不对。但是我记不得谁首先击落敌机了。

(根据文件记录,第821团拉扎雷夫少校在195231日击落了一架F-86。根据记录拉扎雷夫中队长到19527月完成了33次战斗任务,参加了18次空战,击落两架F-86,并因此获得了列宁奖章。编者注)

你——扎别林.弗拉基米尔.尼古拉耶维奇——大尉、副中队长

拜特库诺夫.埃里克谢——上尉政委

拜特库诺夫不在我们中队,如果他在的话……

(拜特库诺夫.维克多.撒加维奇在第821团第一中队作战,有一架击落记录。编者注)

维斯金.彼得.尼古拉维奇——上尉,中队长

我成为第256团长的时候,他接替了我的位置。

拜德罗蒂诺夫呢?

维克多.撒加维奇。飞行队长。鞑靼人。另外!我们作战时没有种族问题。如果你作战正常,我才不管你是俄罗斯人、犹太人还是火星人。

中尉车涅科夫.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呢?

他是我的朋友,一个白俄罗斯人。很不幸,在一次空战中,他牺牲了。

195241日牺牲,编者注)

维亚兹尼科夫.格利高里?

是的,他是我们中队的。

叶莫莱耶夫.米哈伊尔呢?

叶莫莱耶夫是我的僚机,从开始一直到最后。我们一起作战,一起离开朝鲜。

仕马古诺夫.弗拉米尔.瓦西里耶夫呢?

中尉,他事故中牺牲。

尼克夫洛夫.米哈伊尔.瓦西里耶维奇呢?

他是个特殊的例子。年轻的中尉。金发,非常帅。他在哈尔滨遇见了某个俄罗斯姑娘。她是白俄移民的女儿。

白俄移民是对俄国难民的统称,泛指在十月革命之后移逃离俄国的人。通常想象中以为他们以前是贵族和富人,但是实际上他们大多数都是白军士兵。通常来说每次国内战争都充斥着暴行,因此,那些反抗军很自然选择逃到国外。白俄流亡者主要聚集的城市是柏林、巴黎、纽约和哈尔滨。很多流亡者在30年代宣布归国计划后返回了苏联。他们们中许多人(但是不是大多数)由于战争罪行被判刑。

那是一种因爱而疯狂的人,他非常想娶那个姑娘。但是在战时娶一个白俄的后代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因此他被停飞。

成立了审判委员会,特别是政治军官问他:

“你想出卖你的祖国母亲么?”

他哭了,并且他被禁止飞行。

(尼克夫洛夫战斗直到最后。在195274日被击落,弹射然后被送到医院,但是最后他回到了他的部队。编者注)

你们中队有人被遣返回苏联么,是因为什么原因?

有一个飞行员,他一直想成为政委。在沃兹涅先斯克他一直教我们如何作战,如何接受失败。由于拜特库诺夫没有跟我们一起去朝鲜,他就被指派为我们的政委。

当我们到的时候,我们看到整个空中都布满了军刀的尾迹。你能很容易区分哪些是军刀的尾迹。这种尾迹在转弯点很锋利。这种飞机有着很棒的高空设备和大型空中减速板。他们需要俯冲的时候经常使用这些设备。

当他们急转弯的时候,他们留下的尾迹是鱼钩状的,而我们的米格留下的是圆形的。这个对水平机动不是很有利。我们总是被甩开……

我们开始飞我们的第一次任务。这是熟悉性飞行。这个任务很奇怪。在二战的时候,我们参加战斗的时候,是战争已经发生;很多经验丰富的队员掩护我们,直到我们真正尝到了战争的滋味。在这,完全都不一样。我们中没有一个是以前18团的。我们有掩护组,但是我们谁也不知道他们都是谁。我曾经见过掩护我们的飞机在合适距离飞行。我们飞了两次这种任务。一次是中队规模,第二次是整个团飞行了几天。我们在12-13000米飞行。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在那么高飞行。很可能是掩护组把我们带到那么高,以确保军刀不会攻击我们。军刀不能飞那么高。通常来说我们在9-10千米飞行。

这就是我们如何加入战斗。之后我们就执行任务拦截来犯敌人。这是我们政委的第一次任务;他立即同我们分离然后开始向朝鲜空中乱开枪:

“救命!他们要杀了我!”

实际情况是空中根本没有美国飞机……是的,他让我们蒙羞……我们试着让他飞另一次任务。但是结果还是一样。因此,上头就把他遣送回苏联。

他是唯一被送回苏联的么?

还有某个人由于健康因素离开了。

切尼科夫是怎么被杀的?

我们中队接到命令着陆,然后他们就开始越过山脊降落。切尼科夫是僚机,但是他丢了他的长机。军刀一直等待我们着陆,这样他们就可以在我们最后阶段攻击我们。他们最后逮到了切尼科夫。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找他,最后某个搜索组在他飞机的残骸里找到了他。

你记得替换你们的人么?

在我们呆在朝鲜快结束的时候,我们接收了五到六个轮替飞行员。但是我不记得他们是否有飞行。

这样,你的中队就不完整了?一个飞行员被遣送回家,另两个飞行员被杀。

是的,两个:切尼科夫和仕马古诺夫

那么你就只剩7个飞行员。

开始我们中队飞8机编队,然后我们的力量受到削弱。最后我们飞六机编队。

指挥的军官有问题么?

你是对的。在朝鲜,一些中队长不得不当作普通飞行员一样飞行。他们虽然没有失去他们的肩膀上的条条,但是他们得像普通飞行员一样飞行。第256团的团长,苏联英雄,赛门雅克中校还是像往常一样指挥中队,虽然我被派去接替他作为代理队长。这是个很有意思的情况:当我成为团长的时候,卡拉索维斯基还在我们团呆了好几天。他指挥整个集团军(包括防空军和歼击军)。

卡拉索维斯基亲自飞行么?

当然,他带来了他自己的飞机,虽然对于飞行来说他有点老。我们曾说过话,我曾经对他说:

 “我们不能像我们在卫国战争时一样飞行。那时的战斗队形跟现在不一样。”

 “为什么不一样?你们是整团飞行么?整团就是拳头!整师就是锤子!”

我回复他:

“我们团级以正面队形飞行。比如说整团飞行,攻击组有两个中队,掩护组一个中队。还是一样,我们以正面队形飞行。飞机间的距离50100米。我们正面飞机的延伸得距离太远;一边的飞行员看不到另一边。这个队形太庞大。军刀会等着我们。因为他们也有雷达,他们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起飞。他们获得高度,然后从侧面攻击我们。当狗斗开始后,我们就没法以团队形飞行。这个队形就会被分成中队队形,然后加入空战,最后变成双机编队。这就是我们第一次战斗如何进行的!有人在某个地方受到攻击,但是其他人找不到他。不可避免地,所有的飞机飞回我们的机场,因为那里是我们唯一知道的集合点!”

你什么时候成为团长?是怎样发生的?

19527月,我被派到辽东半岛的疗养院。我离开我的团,预期在几周后返回。在大约半年的战斗后,我首次休假。我们白天战斗,连晚上也不能好好休息。我们第一次遭受损失。不是每天,但是时有发生。不管悲剧在哪个团发生,我们团所有的飞行员都要参加葬礼。我们的政委集合他们,然后演讲:“我们不会忘了你,我们会复仇!”如此这般。实际上,什么也没有做。比如切尼科夫在他执行“临时任务”的时候刚刚结婚,他的太太给他生了个宝宝。他牺牲了。后来,当我们返回苏联,我们的同志拜访他家。他的妻子没有抚恤金、没有工作、甚至没有地方住。

你一天飞行几次?

最多三次。

为什么晚上不能休息?

我们在四点被送到机场。我们在机场的食堂吃早餐。就算没有任务,呆在机场也是很大的压力。当我们刚到机场,可能刚过10分钟,一架军刀就会飞过跑道。当他以三倍树梢高度飞行,他的引擎声音非常尖锐。就像铁皮划铁皮。然后就会看见飞机的喷管;这是侦查飞行,派来看看我们在做什么。

我们只有在黑天之后才离开机场。我们先吃晚饭,喝我们的100克酒,然后巴士接我们。每次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在哪睡觉。我们被送到不同的地方。有时我们刚安顿好,就会有空袭警报;一队B-29正朝我们这飞来。我们就得换到其他地方!美国人一直在晚上轰炸。

他们有轰炸中国这边么?

他们主要轰炸朝鲜领土,但是没人能够确定他们不会再发生“导航错误”。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严重缺乏睡眠。有个计划想派我们去朝鲜。他们开始在那修建机场。当完成建造我们就要飞到那的时候,B-29在晚上把跑道给毁了。

所以被派去休息。在第一天晚上有雷雨。不知什么原因我觉得是B-29轰炸,我在睡梦中跑出屋子,甚至闭着眼睛。几天后一架飞机飞到大连,接我和我的僚机叶莫莱耶夫到鞍山。在之前没人跟我们说起这个。当我进入飞机后,他们告诉我:

“我们现在飞往鞍山;你将在第256团飞行。”

我抵达那里,我被师长科尼洛夫接见;那时他是上校。我是少校。这个团刚组建,师长宣布: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第256团的副团长。这个团的团长被派回苏联。剩下的人员只有政委和主要人员。你的任务是指挥这个团,并且组织拦截庙沟和安东上空的敌机。

这不是个容易的工作。那时的军刀已经不是1951年我们刚刚时的军刀。那时MiG-15Bis可以很容易脱离。美国的设计者为其增加了3600千克的装备。摆脱他们已经很不容易。EF型的军刀相当彪悍,不只封锁我们的机场,还是试图在我们起飞和降落的时候击落我们。但是,我得说他们从来没有攻击过机场停的飞机和机场的步行的人员。我们被转到第256团后,需要更换我们的飞机,我从军官驾驶的飞机里选了一架。我不记得它的编号了。

团里的架构是怎样的?

3个中队,每队12架飞机,外加4架军官的飞机,总共有40架。

你们在朝鲜有MIG-15双座型么?

每个团不多于两架。

我们知道第821团最开始领导是瓦西里耶夫上校,但是在2月底,戏剧性的在训练中死之后,他的位置由迪米特耶夫中校接管。他是从哪里来的?

(瓦西里耶夫.亚历山大.尼克特维奇在1952224日飞机失事中去世。迪米特耶夫.格利高里.费德赛维奇拥在卫国战争期间有10+26架击落记录,在朝鲜战争中有5架。编者注)

他接到命令从第190师调来。他在摩尔曼斯克附地区的战斗中获得苏联英雄称号。他无所畏惧,飞行自信而勇敢。他的勇气接近于鲁莽,或者可以说是不负责。比如,他来跟我说:

 “我们要飞到群山!你的机组和我的。”

那是在朝鲜一侧。我问到:

“我们去那做什么?”

“那有许多海军飞机。它们趴在那就像海龟,所以我们要在那刷我们的记录。”

我的级别不足以来争辩。他是团长,而我只是副中队长。我们起飞。为了有足够的燃油,我们在高空飞行,然后滑翔。在群山附近没有一架飞机。我们不得不空手而归。就在我们接近机场的时候,空中管制提醒我们:

 “禁止着陆!机场附近有24架军刀。在鞍山降落。”

我们燃油很少,在最后阶段发动机已经开始冒出黑烟。在那我们遇见了第494团的朋友,跟他们聊了一会儿。我让叶莫莱耶夫到其他房间睡觉,其他人一直在聊天。早晨我们起床,没有询问天气情况就起飞了。可见度降到150米高度,我们四周都是山。由于坏天气,团长的僚机,布什涅夫坠毁了(但是幸存下来)。

迪米特耶夫中校独自起飞,我们跟着他。他命令:

“我们要飞到云中!”

我们以密集编队飞进云中。我担心叶莫莱耶夫,他没有仪表飞行经验。我们在12000米飞出云层。我们很幸运,这些云像墙一样,但是在海上很晴朗。我们在海上降低高度然后飞回基地。这就是一个例子。

你见过美国海军飞机么?

在这部分朝鲜地区没有。他们在西海岸,我们在这没见到他们。

你是在什么时候,如何击落第一架军刀的?

那是发生在1952316日,天空晴朗。我们团起飞拦截敌人飞机。我们在水丰水电站附近与他们遭遇。当我看见他们的时候,显然超过了100架军刀和闪电。闪电在下,攻击地面目标。闪电被算作战斗机,但是做得最多的是战斗轰炸机。它们不单携带机枪还有炸弹。所有的军刀都飞在高空,任务就是保护他们免受我们的攻击,飞行高度在10-12千米。

我们团以正面队形飞行。这个事情我已经同卡拉索维斯基上将讨论过。第一和第二中队在攻击组;我们中队在掩护组,以合适的距离飞行,离攻击组大约在600米以上,1000米之后。我和叶莫莱耶夫在掩护组飞行。

军刀在我们两侧下方。可能他们模拟训练就是如此,他们在可笑的距离朝我们最外侧的飞机开火。

第一中队开始同左边的敌机空战,第二中队开始同右边的敌人空战。狗斗开始。我们中队也开始加入战斗:一架飞机赶走了袭击我们的军刀。不久我也开始俯冲加入战团,直到主要作战空域。

军刀没有成功。他们没有击中任何人(在1.5千米的距离射击,他们休想击中任何人)。当我们掩护组加入战斗,他们开始向海岸撤退。如果情况一变遭,他们就向海上撤退;他们知道我们有命令不准越过海岸线。最遭那里也有营救组。

一些人继续空战,我看到,在叶莫莱耶夫下方大约1000米有一对军刀。但是我追不上他们,我得爬高。但是我非常想攻击他们……我环顾四周,发现身边没有任何人,只有这对飞机。我冒出个想法——就算我不能击落他们,也要吓他们一下。我移动,然后向他们前方用所有武器来了个点射。这样,长机就转弯然后开始浅俯冲。他的僚机向右转弯然后向海的方向急速俯冲。

最终,那架跟我保持同一高度的飞机,他开始重新转向。但是他转到了我的右侧。我把瞄准十字对准他飞机,然后用所有机炮来了个长射。然后就击中了他。他侧滚然后开始以尾旋坠落。他从我的视野中消失。最后确认这架飞机坠毁。朝鲜有我们的搜索组,他们在朝鲜穿梭搜索坠毁地点。1952316日,美国确认有一架F-86被击落,但是有10名苏联飞行员声称击落了一架飞机。不可能确定谁是真正的赢家。编者注)

一个从莫斯科来的委员会来到朝鲜,包括萨维特斯基上将,他指挥国土防空军。

zabelin 14

照相枪照片

萨维特斯基命令重新确认我们飞行员的击落记录是真的么?

没有这种命令。他试图教我们如何作战,但是他看到的是我们中队长莫特林如何在我们跑道上空躲避美国飞机。看起来很吓人。他们在0400米的高度追逐他。他爬高,美国人射击,他俯冲,另一架军刀贴近。最后,美国人在低空击中了他,但是他弹射并幸存下来。我再也没有看到他这么做。可能,这就是他最后幸存的原因。

 (97148团第一中队的莫特林.派特.派特洛维奇上尉在195254日在我们的机场附近被击落。编者注)

美国人贴着海岸线飞行,离我们机场不远,但是我们不能够攻击他们。在鞍山机场,200公里以外,我们有第256团,专门来清理我们的机场空域。

46日你击落了两架军刀。是发生在一次空战中么?

在一天里,但是不是在一次空战。都发生在上午。我们以团编队飞行。我们注意到有两队敌机入侵,每组有8架飞机。他们高度稍低。当我们接近后,我同一对飞机遭遇。

他们飞高机动动作很容易,因为他们有抗重力服。另外他们飞机的机动设备也很好,机翼上有减速板。他们在水平和俯冲表现很好。

我跟着他们,设法把领头的军刀圈进瞄准镜一半的位置,然后开火。我们基本上在同一高度。我射了一个长点射。我看到我的37mm炮弹击中了他右侧机身。就像用棍子击中一个垃圾袋,你会发现有一团烟雾。美国飞机开始偏向左侧,然后向地面落去,俯冲角度不断变大。

第二架。是在同一天的第二次遭遇;情况相同,但是在不同区域。

我们24架飞机,美国30架。军刀开始攻击机动,我们称之为“战斗转弯”。

我很快追上一架然后用所有机炮在300米距离射击。我亲眼看到它的尾巴变成碎片,飞机飞向地面。这是我的第四架军刀记录。

6名飞行员声称在195246日击落了军刀,但是美国人没有确认这些损失。编者注)

你是瞄准飞机一点还是整个飞机?

我不知道。我一直是以“活动格子”方式瞄准。有些飞行员,包括我们团长迪米特耶夫一直使用“锁定”瞄准模式,人工修正射击角度。但是这经常导致严重的误判。

 “活动格子”有效么?许多飞行员抱怨这个装置。

是的,我知道。但是我开火瞄准一直使用它。我不知道其他飞机的瞄准模式,但是我有高级的瞄准具,从莫斯科来了一队工程师,带来了一些新的瞄准具。那时我正在821团,我已经有几架击落记录。因此他们问我:

“你愿意试试我们新的瞄准具么?”

谁不想呢?因此他们在我飞机装上了它。由于某些原因,我马上就信任上它。当我坐在机舱里,我不断地练习。我把瞄准具打开,然后用左手调节。我把格子调到机场停机坪附近的所有物体上。最后我就能感觉物体的距离。当我后来机动飞行的时候,我可以自动瞄准。

可能这个瞄准具真的更好。也可能我自己训练自己使用自动瞄准更好。

19525月很多产。在517日,来自821团的飞行员同F-84闪电的战斗很有效,他们声称击落了5架飞机,其中一家归到你的名下。我们4架飞机击落5架敌机是真的么?

我们以战斗队形拦截F-84。我非常喜欢那次飞行,那天我们团起飞执行另一个任务,但是留下我们4架飞机二级戒备。对我们来说警报响起很正常,我们带上降落伞,机械师启动发动机。我和我的机械师动作很快。我跳进机舱。当我们已经在空中后,宣布了我们的命令:“在鸭绿江大桥附近,闪电正在袭击中国志愿者。你要帮助他们。”我们很快赶到那里;我们甚至飞过料了,不得不往回赶。当我抵达地点,我发现了大团的烟云和灰尘。那里有一个我们的空中控制人员,他用俄语呼叫我们:

 “攻击!请快点!攻击!”

于是叶莫莱夫和我就立即冲入烟云,但是第二对飞机决定飞过云团。我从烟雾中俯冲,有时根本看不到地面。

美国人找到了正在休息的中国部队。他们在前线只在晚上移动,在白天休息。

我从低空接近,我看到美国的战斗轰炸机正试图逃到海上。我攻击离我最近的一架,他试图飞入低空。他飞得如此之低,都快碰到水面了。我破例跟踪他一直到海上,最后在海上追上他。这种情况我很不喜欢,高度只有30米。我没有这种飞行的经验,还有耀眼的太阳。当我追上他,他终于知道他是逃不了的。F-84的转弯率甚至比军刀还好。他转向右边试图转向,我截住他然后开火。他开始朝海岸方向飞。我继续朝他射击。我看到他机身爆炸、尾翼、三分之一的右侧机翼炸飞,最后他坠落在海岸线爆炸。

zabelin 15

照相枪照片

是的,我们从照片中看到这个了。

他一直想向陆地飞。他最后抵达海岸线,他低空坠落。然后爆炸,估计炸得什么也没剩下。这是我在朝鲜空中击落的第六架飞机。

 (1952517日。第821团的飞行员声称击落5F-84。美国人确定损失4F-84。因为扎别林的胜利被地面搜索人员确认,坠毁的飞行员的遗体在机舱里被找到。这个扎别林在1952517日的胜利被承认。编者注)

为什么你觉得一开始他频繁转向,而之后就开始直飞?他的操纵杆卡住了么?或者你已经把他杀死,或者仅仅是他害怕了?

不是的。他的情况真的很糟,当然我不能知道他想些什么。但是他向陆地方向飞,最后在那把他击落。我们的搜索对就在附近;他们在那搜索好几个小时,但是他的飞机已经炸成碎片。条例规定我们必须找到有制造编号的那块机体。我的这次击落,没有争议,一切都很清楚。我们搜索组的头是噶卢斯托维奇,我们团的副官。他带回了全套的救生装备,降落伞、充气艇、补给品、甚至还有鱼钩。这些全都在美国飞行员逃生包里。美国人装备的救生艇可以在水上自行充气。他们还给我带回了死亡飞行员的手枪。这把枪很大,口径11.25mm(M1911A1,0.45cal)。还有很多弹药。我们觉得这把枪能杀死所有被击中的人。我们一有时间,就拿了把普通铁锹,插在路边的路基上,在不远的地方射击铁锹。看起来效果很好,不过子弹根本不能穿透。

我们发现这把手枪子弹的出口速度很低,比我们的TT低很多。后来我在中国的图书馆里找到一本英文书,书上写这种手枪是为了近战,需要有停止动能而不是射穿。后来我的头把手枪和所有其他的东西都收走,来证明我击落了一架F-84敌机。

我们飞行员有什么逃生工具?

除了降落伞和TT手枪,什么也没有。

巧克力或是其他的一些东西呢?

没有巧克力,什么也没有。没人为被击落的飞行员操心!

你在520日和21日有两架军刀的击落记录。你记得这些记录么?

520日,在高度10000米同四架F-86发生遭遇,我在400米的距离向第二对的僚机射击。我看他他尾翼部分和机身附近爆炸,造成军刀坠落。在521日,9000米高度,我们中队遇见在同样高度的6F-86

你记得详细内容么?

就像飞行员们经常说的:“一切如故。”我再次发生了短暂的狗斗。叶莫莱耶夫和我攻击最后一对军刀。我抓到了僚机。通常来说都是僚机被击落。他跟丢了他的长机,最后僚机出现在我的瞄准具里。我用所有机炮来了个长点射,他就离开了他的世界。这就是我击落的第8架飞机。

1952520日,这一天只有扎别林击落了一架F-86。那天没有其他记录。很可能这架F-86A序列号49-1255,来自于336中队,第四联队。飞行员是Sabre John Lein,这一天他在任务中失踪。在1952521日我们飞行员声称击落3F-86。美国人确认损失两架F86,来自于第四飞行联队,还有一架F-84。一些美国人的历史学家把编号50-0689F-86击落记在扎别林名下。飞行员Charles Kerr被俘。编者注)

有一种观点认为军刀在我们的飞机起飞和降落的时候遭到攻击,没有提供应有的防御。你曾经尝试把他们赶走么?

基本上你是正确的。一些军刀掩护他们的轰炸机,另一些试图封锁我们的机场。他们不停地在周围游荡,就像萨维特斯基上将所说的:

“他们在空中以8机编队穿越边界12公里。”

你们有在机场上空巡逻么?

当然我们尝试过,但是我们没有飞机也没有人做这个。美国人太多了。

你见过不同类型的军刀么?

多数情况下军刀都很灰暗。当你贴近后,你可以看到机身上的黄色条纹。一些军刀闪光、银色、可能是直接从工厂里出来的?它们反射太阳。

由于这些不寻常的涂装,有一次我曾经被骗。简单地说:我们从平壤地区返回,我们以两个中队规模飞行。我们在那的任务是保护一大群轰炸机。我们抵达的时候,发现没有任何轰炸机。我们在平壤上空盘旋;第494团在我们之前盘旋,我们机组同他们分开了。叶莫莱耶夫和我在平壤上空飞过,看到城市遍布瓦块。这幅图像非常可怕,整个城市都被摧毁了。

1952年轰炸平壤,投下超过10000顿汽油弹和697吨炸弹,最终导致8000人死亡。

这时我们返航。我们注意到在前方有两个8机编队。他们是银色的,因此我们觉得那是我们的米格。他们在12000米高度飞行,我们在2000米下方。叶莫莱耶夫落在后面。我向他喊道:

 “跟上我,你在那干嘛呢?”

在那种高度很难追上他们,减速就更难。我注意到叶莫莱耶夫开始追赶我:

“现在让我们爬高。”

我们开始爬高。当我们马上就要飞到他们下方,我突然注意到他们机翼上的“USAF”。我甚至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什么!?这不是第494团?”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还一直想着要加入他们的编队。于是我立即准备攻击他们,但是我的速度有点快,我可能射过料。为了避免这个,我开始爬高。最后我从上方可以看到飞机座舱里的飞行员。敌人的长机脱离编队,向海湾方向搜寻着什么。他向另一个方向张望。我没法减低足够的速度飞到他的后面!突然,另一个飞行员一定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他从他透明的座舱里把头转向我。我们在10米的距离里对视。我从来也没有见过第二次这种纯粹的、充满恐惧的面孔。他的眼睛像似要蹦出来,他开始喊了些什么,操纵飞机立即向左俯冲。第二组飞机立即向右俯冲。我们把它们吓得要死。我试图攻击他们,但是没有追上。因为没有什么机会,我决定返航……如果叶莫莱耶夫没有落下太远,他可以击落长机。啊,我们返回后非常后悔失去如此好的机会……

3中队有两名飞行员牺牲——谢莫古诺夫和车尼科夫。是如何发生的?

这很难说清楚。车尼科夫跟丢编队,单独返航。他从机场左侧飞来。四架军刀在那攻击他。他们在某个山后消失,只有军刀再次出现。车尼科夫没有出现。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找他,他坠毁在山区。

谢莫古诺夫的故事完全不同。我想是发生在74日。我们那天遭受严重攻击。我们损失飞机和飞行员。美国人组织了巨大的编队袭击水丰水电站。再也没有这么大规模的空袭,有超过250架闪电,军刀也超过100架。他们从东北方顺着河谷飞来。在那没有雷达,我们没有发现他们。那时我还不是团长。那时我还在旅大疗养院修养。我们整个师和另一个师紧急起飞。我听说我们总共损失了10架飞机,包括谢莫古诺夫。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可能这是最困难的一天。闪电试图炸毁水电站……

(根据中国军方的记录,任务中的50F-86来自于第4和第51联队,70F-84战斗轰炸机来自于第4958联队。190师和97师的所有5个团全部出动拦截这次攻击。最后有11架米格,包括19010架和971架。美国人损失2F-861F-84。第821团损失3架飞机和1名飞行员——V.V.谢莫古诺夫上尉。编者注)

你们中队还有谁被击落?

我不记还有被击落的了。但是我看见过皮杜诺夫在我们机场上空击落。他是256团的。皮杜诺夫第一次降落飞过料,以400-500米高度第二次通过机场。他被一对军刀攻击。长机朝他开火,但是他转向右边。美国人来了个左滚转,正好对上皮杜诺夫的机尾。美国人所有火力全开。皮杜诺夫的发动机冒烟,他弹射。

821团的第三中队以下飞行员被击落并弹射:维亚兹科夫(1952325日),M.V.尼克夫洛夫(195274日),256团第一中队的高级飞行员皮杜诺夫(195254日),他后来返回团里继续服役。编者注)

你知道美国人有射击我们弹射的飞行员么?

我听说过这种事情。团部的某人遇到过这种情况。他弹射,一架军刀飞过他两次朝他射击。第324团的谢尔盖.卡拉马任克服被美国战斗机击落然后跳伞。很幸运,美国人射击水平很差。

(第821团和第190团的团部没有任何人在战斗中被击落。可能他提到的是第494团的代理团长B.V.拉维诺维奇,他在朝鲜被击落两次并跳伞成功。编者注)

因此,你觉得这不是宣传?

这不是宣传。其他飞行员也有汇报这种事情。

那我们的飞行员有杀死美国跳伞飞行员么?

没有。我们觉得这样做就是战争罪行。

他们的搜索和救援直升机有飞过朝鲜控制区域么?你们有试图击落它们么?

我们的搜索组经常看到他们。比如我们的飞行员在森山空域击落了一架军刀,美国飞行员在海岸线附近弹射。他们的的直升机就在朝鲜人的眼前飞来载着飞行员飞走。我们师的导航员告诉我们他亲眼看过美国救援好几次。我们曾经试图击落直升机,但是通常来说他们逃走很快。

这些搜索和救援(SAR)直升机曾尝试俘虏我们的飞行员么?

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救援他们自己的飞行员,但是很可能他们的第二任务是抓捕我们的飞行员然后送到联合国总部。甚至有一个我们的飞行员在平壤附近被抓,但是朝鲜或者中国部队击落了直升机并救了我们的飞行员。这个飞行员不是我们团的,但是发生在我们还在朝鲜的时候。

另一个情况,我们的地面人员的军官在丹东附近被绑架。他在晚上的时候走出他的屋子,然后被袭击。他们甚至把他装在粮食槽里运过鸭绿江,但是有人检查并发现了他。

你们经常抛弃油箱么?

我们每次任务都携带油箱。我们总是丢弃它们,不管有没有空战。可抛弃油箱的数量不成问题,但是它们的质量很糟糕。总是以雾状泄漏。有些油箱会在空中解体。

你是如何发现油箱泄漏的?

飞在你旁边的同志会告诉你。

但是如果你在油箱没有完全用光之前丢掉,你就会没有足够燃油返回。

你是对的。我们经常空油箱着陆。我有一次降落,在跑道上滑行,然后我的发动机停转了。不是由于油箱质量差,而是因为整体事态。

你有见过你击落的美国飞行员和飞机碎片么?

搜寻人员会给我带来一些碎片。我还见过一些其他的坠毁残骸,比如机尾。另外,我亲自击落的军刀,我把他们的机尾炸飞。我亲眼所见。几发炮弹击中机身后部,炸过之后飞机看起来就像无尾机。

我们从来没见过美国飞行员。他们被认为是朝鲜的俘虏。

你对你的敌人的态度如何?

如今我理解的是,每年美国都有老飞行员聚会。佩佩莱耶夫参加过聚会。他们说他们没有怨恨,他们觉得空战就跟体育运动一样,就像骑士的决斗。

我那时和现在的想法怎样?美国一直是头号敌人。我想这可以回答一切。

在二战时期我们是盟友,但是5年之后我们就互相残杀。你飞过美国飞机,有教其他飞行员驾驶美国飞机。朝鲜战争的冲突有改变你对美国人的态度么?

我记得在卫国战争期间,一架四引擎的B-24解放者脱离编队顺着前线飞行。那时我们驻扎在德米比斯,离前线只有4公里。执行一级戒备的可欣接到命令后起飞,在4000米高度拦截。他攻击轰炸机,结果机尾被严重摧毁。解放者向地面坠落,我们看到10名机组人员跳伞。他们都降落在前线我们这边。同时可欣也降落。

(可欣.格利高里.赛门诺维奇拥有击落9架德国飞机记录。没有找到曾经击落美国轰炸机,但是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编者注)

这是他们的不幸,我们没法确定他们是我们的盟军。这些被救的美国飞行员被带到我们的食堂,我们试图补偿我们的罪过,他们微笑着。我们组织了一次晚餐,我们所有的飞行员都参加。他们笑着、喝酒、最后我们都喝多了。我们成为了好朋友。他们告诉我们他们从哪里来:底特律、旧金山……

可欣没有发现是美国飞机?

没人会想到在大白天我们这儿会出现一架轰炸机,更别说是美国人的了。我们想“这是什么?道尼尔?不是。但是显然不是我们的。”可欣因为这件事故被关了10天。

所以,我们招待他们吃喝,送他们到被命令去的地方。气氛非常友好。

在朝鲜我们的态度完全不同。我们知道战争夺去了很多人的生命;事实上二战后这个不再重要。数百万人死亡。场景简直无法想象。

那时你知道这些么?

不知道数字,但是我们在空中看到了一切。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美国人打到中国的边界,中国人在无空中掩护的情况下击退了很多次攻击。他们杀死没有防御的朝鲜人和中国人。洛东江大桥就是一个例子。

超过300名朝鲜难民在洛东江大桥附近被杀。2011年美国政府承认,在1950626日美国士兵抢劫、强奸并杀死了超过300名难民,声称他们都是“游击队”。另外100名难民被美国空军的扫射杀死。这个时间是由于“未经证实的和不存在的北韩军队的骚扰”所造成的结果。实际上这是高层命令美国部队可以向任何“北韩游击队”开火。南韩军事记录不少于40起美国士兵被谋杀事件(每次超过50人死亡)。

他们还用生物和化学武器;我们的防化部队可以证实他们在朝鲜和韩国有使用。没人知道世界最后会如何,第三次世界大战也不是没有可能。

让我们回到美国的飞行员。

我的意见一直是——他们是敌人。非常强大的敌人。有一次我同一个美国王牌飞行员进行了次“骑士决斗”。他的僚机跟他脱离,我也让叶莫莱耶夫离开。

我们在垂直方向一对一。我不知道他飞机的型号,但是绝对不比米格慢。一定是军刀的F或者E型。另外还有加力喷管。他使用这个完全没有限制。军刀一定没有像米格一样机翼脱落的问题。

我们互相试着了结对方几次。于是我决定“好吧,你赢了。我要闪了。”不是因为我害怕,而是因为没有抗荷服来抵抗高加速度使我筋疲力尽。另外我发现一架他们的军刀来支援他。于是我就飞进一大团云里逃走了。

如果我介绍一位当年对方的飞行员给你,你会跟他握手么?

现在——是的。那时——不会。

你见过被俘的美国飞行员么?

没有一次。我们禁止同美国人谈话。任何人都知道我们在那作战,但是我们还是试图秘密行动。美国人在联合国申诉苏联人在朝鲜作战,维新斯基回答说:

 “什么美国人?他们是法国人、英国人和波兰人……在朝鲜是苏联籍的中国人。比如有很多俄国移民在哈尔滨。”在外交方面他是对的……然而这对我们是种侮辱。

你见过中国和朝鲜飞行员么?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在我们的食堂遇见过他们的军官。在鞍山,当我成为第256团的团长后,在同一个机场有一个中国的米格师。我们飞战斗任务,他们训练。如果他们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我们可以在任何时间让他们降落。

他们的师长,一个少将。曾经一直叫我的全名,虽然我那时还是个少校。他告诉我他计划多少飞机、什么时间和在哪里飞行,请求我的批准。当他们开始战斗任务,他们明显缺乏战术,因此美国人击落了很多中国飞行员。

你能比较一下军刀和米格么?我知道有高速问题,翅膀会脱落。

是的,脆弱的翅膀。900千米/小时之后这种事情就有可能发生。许多飞行员都因为这个牺牲,但是我不怕,向相反方向推方向舵就很有效。然后你就得减低油门。如果说到强项,我们的飞机非常轻。垂直机动非常好。MiG-15Bis爬升可以轻松甩掉军刀。如果军刀企图爬升逃走,我可以轻松瞄准。“你完蛋了!”有时候我甚至会笑出来,然后心想,“笨蛋!哪里逃?你就剩下3秒钟生命了。”

我们的飞机还可以改进。比如安装更好的发动机。解决翅膀脱落的问题。甚至MiG-17也有这个问题,虽然没那么严重。还有另一个问题,飞机改出俯冲迟钝。当然水平机动性能米格很差。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从地面上你很容易区分是美国还是苏联的飞机。

你有机会坐进军刀的机舱里么?

是的,有一架被击落的军刀被送到我们的机场。

— Wasn’t it the one that was sent to Moscow?

是被送到莫斯科的那架么?

有一架被送到了莫斯科,但是这发生在我去朝鲜之前。是佩佩莱耶夫击落的。另一架在我们机场边上的稻田里着陆时坠毁,几乎没有损伤。这架被带到机场,因此我们有机会详细查看。仪器比我们的好很多,瞄准具领先我们很多。甚至连照相枪都比我们的好。

(可能这架飞机是第51联队的Walker M. Mahurin上校的座机,他在1952513日被击落,在北朝鲜的区域迫降,最后成为战俘。他的飞机被送到安东机场,被第64师的飞行员仔细研究。后来这架飞机被送到了莫斯科附近的研究所。编者注)

你喜欢我们的37mm23mm机炮么?

我对我们的武器很满意。但是弹药数量应该增加。

你曾经说过长点射,什么意思?

如果你一次射光一半以上的弹药就算长点射。

你是如何计算弹药的?你有计算多少秒么?

我可以感觉出来。我从来不用短点射。有次我让中队长拉扎莱夫追击一架军刀,让他长点射;但是他只按了一秒钟。这是不够的。如果使用我们的弹药合理,我们可以把敌人的飞机射成碎片。

zabelin 16

拉扎莱夫少校,第三中队第821团,扎别林

你觉得军刀的六挺机枪怎么样?

六挺机枪的射速很快,但是威力很差。就算击中目标也不能保证结果。我们发生过有飞行员带着90个洞返航;有人甚至带着超过100个洞迫降!飞机被修复,飞行员还活着没有严重受伤。

那种更好?我们的武器应该增加弹药……但是他们的瞄准具更好。以我看,飞机的弹药应该是MiG-15Bis的武器带着更多的弹药,有着军刀的机翼和瞄准具。

当战争开始,美国人立即开始着手改善军刀。他们造了一种保护系统,一个小型的雷达,如果有人在后面跟着他,就会发出蜂鸣声和灯光闪烁。他还没看到你,但是已经开始机动。我击落的第一架飞机可能他没看到我的炮弹,而是因为机舱里的灯光闪烁。他以为有米格在俯冲追击他,可是他错了。

美国人跟你空战主要使用什么战术动作?你是如何反制的?

我们开始的时候像卫国战争时期一样飞行,间隔100-200米一字排开,监视何时和何地有敌人攻击。

他们不是以大编队,而是以8机编队。每组密集编队。他们非常熟悉作战空域,给每个参照物取昵称。有个海湾被他们叫做“香肠”。这种名字很容易记。

你们有听到过他们的无线电通讯么?

是的,我们听到过。我们说:“前方高处有一组军刀,10架。”除了这些,我们飞行员会不停地、盲目地咒骂,甚至在日本都能听到。他们创造了奇迹。美国人的无线通讯很简短:“12点方向高空。”一切非常清楚。总的来说他们使用无线电比我们好。

还有什么战术?他们一般是采用我们叫做“肠子”的队形飞来,8架后再8架,以合理的距离。不像我们,完全的平铺队形。他们这种编队有利于机动。这些机组可以自由加入和脱离战斗。一开始我们的损失,完全是因为笨重的队形造成的。

我已经给你说过跟卡拉索维斯基的讨论。我们以团单位的“肠子”编队飞行。每段一个中队。他们很快就熟悉了,然后数:第一个中队、第二个、第三个……他们通常攻击第三中队。所有的飞机都开始攻击最后一个中队

我是在第三中队里,每次都是我们需要忍受最困难的战斗。我同季米特耶夫讨论过这个,我们决定我们这两架飞机应该同编队分开,飞在整个编队的后方。他们攻击第三中队,这时我们加入战斗。他们通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就脱离战场。这就是对循规蹈矩的惩罚。

zabelin 17

叶莫莱耶夫,扎别林

你说过那里没有作战指导计划,但是他们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我们抵达那里,部队和师领导向我们讲话。他们告诉我们大概会遇到的问题,我们的邻居是谁,如此这些。我们被告知会有奖励。没有提到红星奖章。击落三架飞机得红旗奖章、5架列宁奖章、6架苏联英雄。

因为朝鲜战争,你获得了什么奖章?

只有列宁奖章。虽然我被列入了红旗奖章和苏联英雄候选人。但是我没有获得,没有任何解释。

因此,击落9架飞机你获得了列宁奖章?

我完全不满意。你看,虽然列宁奖章被看作是最高的奖励,但是这个奖章应该给那些击落飞机的农场工人和挤奶工,而红旗奖章和苏联英雄是应该给予军事人员。

我的资料被提交申请苏联英雄,那时我正在洛博夫上将眼皮底下在前线作战。我们从朝鲜返回,我们接近机场。油箱见底;叶莫莱耶夫的情况更糟。僚机一贯比长机费油更多。当我们接近,我对指挥中心呼叫:

 “我们没油了,请求掩护。”

他回答:

“派一架飞机掩护你们……”

然后他点了个人的名字。一架战斗机起飞然后消失了。这时我们被28架编队的军刀攻击。

非常激烈的战斗……一组飞机攻击我们这组,另一组跟在我们后方,伺机攻击。我问值班军官:

“我们的掩护呢?我们要降落!他们要生吃了我们!”

没有回答。然后我就失去了耐心,开始用所有的语言咒骂。

“派救援飞机,否则我们只能弹射。”

我们深深咒骂!叶莫莱耶夫喊道:

 “油表开始闪烁!”

我命令他:

“立即着陆!从我下方过去,我掩护!”

他从下方穿过我然后向地面降落。美国人没有注意到他的机动跟丢了他。这时他们把注意力都转向我。我做了数不清的疯狂机动。当我爬升,他们从后面咬住我。我失去速度,他们开始追上我。然后他们朝我射击。我看到天空中布满了曳光弹的尾迹。这时我想起MiG-15的侧滑性能很好,于是我右脚踩舵。他们开始从左边向我射击。一对向我开火,另一对掩护。我完全没有心情再空战。我咒骂机场控制。这时我听到叶莫莱耶夫已经成功着陆。

我踩右踏板,他们的瞄准具貌似无法计算这种侧滑机动。但是曳光弹越来越近。我看了下弹射座椅把手,突然我发现前方一小团云。军刀在云中跟丢我,但是一对飞机决定检查下机场,他们是对的,我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着陆。

当我看到他们,我已经疯了!我忘了所有的事,甚至油箱的事……僚机一定是发现了我,他脱离长机。我看到他心想:“我要杀了你!就算我死了,也要杀了你!”我把他圈入我的瞄准具。我的速度优势很大,他在我前方飞,找寻我可能出现的方位。我按下我的扳机,他在机场边缘坠落。我转弯、着陆,当我离开跑道,我的发动机停转了,一点油也没有了。

(这件事很可能发生在195242日,战斗发生在庙沟附近。根据美国人的记录,那天他们损失1F-864F-86严重受损。一些损毁的飞机被报废用作零件。这些飞行员的命运不得而知。被击落的飞行员被美国救援队救走。编者注)

部队司令洛博夫正在指挥中心听到了一切,包括我的咒骂,在当天的作战总结他也出席。

我们根据巴德路蒂诺夫的命令飞往北方,从无线电里消失。

这是一个错误么?

很可能是。他在无线电里听到了所有的通话,但是他没有干预。我们的飞行员都认为他是懦夫。在战后总结后洛博夫命令:

 “师长,立即为扎别林少校准备资料申请苏联英雄!”

那时我已经有7个击落记录,如果我记得准确的话。这是发生在我在第821团最后的日子里。最后我收到了列宁奖章,这是最高奖章。

你对没有成为苏联英雄失望么?

当然。那时和现在都一样。如果我有一颗金星,我能成为上将。我就会获得合适的退休金,还会有免费的心脏起搏器。

洛博夫1993年宣称我们的飞行员击落了1107架敌人的飞机。以你来看,这是真实的数字么?

我知道美国人声称击落了超过2000架我们的飞机。他们记录损失3000架飞机,其中包括100F-86。美国人宣称他们在空战中的交换比是101,意思就是300003000。但是这个数字太夸张了,不是么?他们宣称每损失一架军刀,就会击落50架米格。这样就是5000架米格:100架军刀……我们在朝鲜从来没有这么多米格。我认为朝鲜战争结束前所有工厂造的米格也没这么多。他们开始减少这个数字,特别是洛博夫宣布我们有真实证据击落1107架飞机后。这也不是他们在朝鲜损失飞机的真实数字,美国人只计算军刀,那时它们不是我们的主要目标。我们主要目标是攻击机,像我这样击落8架军刀不是很常见。

对于我们声称击落的飞机数量,甚至对于二战时期的数字都有争论。

我们在卫国战争期间共击落接近60000架敌机,这个数字通常被接受。但是我知道里面有过量计算的因素。我从飞行员和他们的指挥官那里获知这些内容。发生许多错误,没有照相枪,我们还在撤退,因此没法检查声称的战果。当我们驾驶米格作战的时候,我们已经有照相枪,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我们有搜索队确认我们声称的记录,一定要找到有序列号的那块残骸。所有这些争论都是由于双方基于自己有利的因素造成的,但是对于我的战果,我得说:我可以保证其中4次:一架闪电,两架军刀就在我们机场边上坠毁,最后一架军刀,我亲眼看到他弹射。

据我所知,照片不能确认击落,只能确保损坏……

我不知道……你看过我的照片么?这些都是。在这边的是233号我的飞机。

这些毫无疑问。

可惜的是照片太少,很多有意思的事情都没被记录下来。

你从哪找到这些照片的?

我们不允许把照片拿走,但是我“找到”了我4次战斗中所拍的部分照片。

你说你在水平机动中击落所有这些飞机?

当我跟接替我们师的飞行员说,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从巴库来的第97(第97师同第190师同时回到苏联,因此应该是在19528月从巴库来的第216师。编者注),我跟他们说:

“真实奇怪啊,我是在水平机动中击落他们。”

但是具体情况是什么?我没法在连续转弯中击落他们。他们会很容易绕到我的后面。当我接近他们后方,他们知道只有水平机动才能逃脱我。世界上的人都知道军刀的水平机动性比米格好,美国人经常这么做。他们的另一个选择是来个半翻滚然后直接向下俯冲,米格没法追上他们。我知道他们会做这种机动,我就等着他们开始。我通常在他们后方稍下的位置追逐他们。他们的后视报警器会在2公里就识别出我们。报警器报警后方有敌人接近,你能发现他们立即就开始转弯。他们没有其他选择。当他开始翻滚,我就开始拦截他。如果我没法在开始的三分之一圈之内击落他,我就得放弃攻击然后再找其他机会。

有比较偏爱的机动动作么?

我喜欢他们左转;他们可能觉得这样更舒服。当他开始转弯,我就在瞄准具里逮到他,然后开火。我告诉过你,我几乎总是使用自动瞄准功能。

你有见过你的炮弹击中敌人飞机,他们如何坠落?

我见过很多次。包括击中和坠落。如果你在瞄准具的0\4位置射击,炮弹就会在尾喷管或者机尾附近爆炸。然后你就会发现有些金属碎片飞出。有时我不得不闪避碎片,感觉碎片要击中我。但是也有看不出效果的情况,然后他就开始冒烟然后坠落。基本上都跟我击落的第一架军刀一样,半转,然后以反向尾旋垂直坠落。

你说过你见过你的目标的飞行员弹射?

是我最后击落的飞机,他是我唯一可以清楚看清弹射的飞行员。那是怎样一副景象!他从他的飞机里弹射,他在我飞机上方仅仅10米,他坐在椅子上翻滚了几圈,然后与座椅脱离。我都害怕跟他撞上,因此我向右推方向杆躲开他。

你告诉过我们你是如何击落你的首架军刀、闪电、和如何一天击落两架军刀……

当我击落两架飞机的那天,我向飞机开火,可以清楚的看到炮弹在机身中爆炸。我跟两架飞机的距离都不超过200米。

这样说来,你在一天中击落了3架军刀?

是两次任务,和两次空战。在第一次空战我击落了一架军刀,然后向第二架开火。第一架击落的成绩算在我的名下,而他们认为我没有子弹剩下可以击落第二架。成立了一个特别的委员会来讨论我的击落申请,但是最后他们决定不给我这个记录。

那照相枪呢?

我不知道。我就被告知没有被记录,就是这样!这发生在195246日,早晨的空战中。

那让我们把这架也记下来。

我不算这架。

你是在821团服役的时候获得的这9架击落记录吗?

不是,8架。

当你调到256团做团长,你就获得了一架记录?

是的。我在7月份被派到哪里,那时已经接近部署末期。在这个团我只飞了两次任务。

你能跟我们说说你的最后一次胜利记录吗?

我想是在720日,在下午。我们团是二级戒备状态。一发照明弹升起,我们起飞。开始是我和叶莫莱耶夫,其他3个中队的飞机跟随我们。在空中我们接到命令:“清理庙沟和安东的机场。”

一个团起飞需要花费多长时间?

4分钟。我们列好队形,我听到无线电里说:超过6架军刀在两个机场上空,所有的高度都有。

我决定先清理庙沟机场,从右侧进入。我们爬升到12000米来获得优势。我想:如果他们所有高度都有,他们也可能在这个高度。所以我改变策略,我从海上接近安东(丹东)。当我们抵达地点,我发现大部分军刀在我们下方,8架飞机在我们前方。我宣布:

 “我攻击了!”

我开始追逐靠上方的飞机。整个团的飞机都跟着我,我不得不跟他们说:

“攻击!攻击越多越好!”

我跟着这4架飞机。一对向右转然后俯冲。第二对向左转。我更喜欢把长机作为目标,首先他离我更近;第二我一直对长机有着极大的兴趣,他们都是更棒的飞行员,他必须首先被击落。我在500米的距离把他圈入瞄准具。他左转非常急速,这时我射出了三分之一的子弹。他颤抖了一下然后发动机开始冒烟。开始就像是有白色枕头一样的烟从他发动机中冒出,然后变成了灰色的连续的烟雾。我知道他的右侧发动机被击中。他打开减速板开始直飞。感觉他的飞机就像停在了空中一样,他的速度急剧减少。我的速度更快,然后我在300米距离向他第二次射击,我想:“我应该怎么做才能避免同他相撞?”我决定最后从右侧稍高的地方超过他。我在他上方大概10米,当我飞过,他就弹射了。他从飞机中飞出,旋转了几次,然后跟座椅分离。如果我从他上方飞过没有右转的话,他可能就直接弹射进我的飞机里了。同时其他军刀离开了机场,我们没有损失。

朝鲜人在鸭绿江的另一侧抓到了这个飞行员,把他带到了战俘营,并审问他。他们必须回答一些标准问题,然后结果会送交给我们。这个飞行员是某个非常大的飞机制造厂的试飞员。由于某种原因他觉得他需要更多钱,他就申请了美国空军。他接受训练成为战斗机驾驶员,一年有450小时飞行时间。他同国防部签了一个飞100次任务的合同。美国空军人员如果完成训练毕业,会得到一个飞翼勋章,是美国空军的标志。这些飞行员签合同,我想,不是按时间而是按在特定时期执行多少任务来签。当然,这种飞行员能赚很多钱。他们击落飞机会得到钱、在周末飞行会得到钱、在假日执行任务会得到钱,还包括宗教节日。他们还有非常多的假期。

 

对于他们的可抛弃邮箱。他们有两个纯铝的可抛弃邮箱。如果它们被抛弃,不会被毁坏。同样的,有向上有稳定翼,不会垂直坠落。油箱会被撞出坑。朝鲜人和中国人收集这些油箱。油箱是纯铝的,当地人用来做罐子和锅,他们自己用或者用来换其他东西。我不知道被击落的飞机上的金属哪去了,因为那是铝镁合金。但是他们说可抛弃油箱不是铝镁合金的,是铝的,很软。美国人击落飞机可以获得奖金,是多少,我不知道,但是他们肯定有奖金。他们还会定期休假。不是回美国而是去日本。他们在那休息,不是在基地里,而是在日本想去的任何地方。东京或任何地方。另外,他描述了我们的武器对他飞机的影响:我的第一发炮弹在他座舱后爆炸摧毁了所有的发动机和控制装置。还损坏了他的座椅,他弹射遇到了些困难。这就是我对这位飞行员所知道的事情。

1952720日我们的飞行员声称击落4F-86。美国方面确认损失2F-86,损坏一架。扎别林描述的那位F-86飞行员被俘,因此应该是第16中队,51联队的Patrick Ellis。他是那天唯一被俘率的。编者注)

你记得他的名字么?

不记得,我没做笔记,或者我弄丢了,或者是我离开朝鲜的时候被收走了。如果我知道有人感兴趣的话,我会留着的。

所以到现在我描述了所有击落的飞机,8架军刀和1架闪电。

在同军刀的空战中,你都使用什么机动动作?

战斗机动?很难说,我喜欢在他们稍微下方。这样的话我就会确保他的机动,他一定会试着爬升。我说的是新型的军刀,每一批次的飞机都有更好的发动机。当他露出了他的机鼻,我就知道我的记录要增加了。如果他向下俯冲,我也能够追上他。完美的位置是下方一侧的1/4处。

你是什么时候研究出这种策略的?

从我击落的第一架飞机里。我追不上他,所以只能开火。距离超过1公里。当我开火,他就开始他们惯用的机动动作,最后在我右边结束。从那时开始我就特别喜欢这种方法。

当我追击闪电那次,我没法从下方逮到他,因为我们在水面上空不超过30米。他试图飞的尽量低,但是我的速度更快;我跟着他然后开火。他发现没法在直线飞行中摆脱我就开始向右转弯。当他转弯失去速度后,我离他更近然后再次开火。我看到他机身的碎片脱离机身,右翼的三分之一被切掉尾巴完全炸光。

你是什么时候切下他的机翼的?是在他直线飞行还是在他转弯时?

在转弯的时候,右翼。这个翅膀就那么飞走了。连我都感到非常奇怪,我从没想过机翼会掉。我就是简单的朝他发射炮弹。他最终把飞机飞到了陆地上,在那最终坠毁爆炸。

你见过F-80流星么?

我们叫“十字架”。但是我只听说过,从来没见过。

你是如何在300米的距离上分辨是闪电而不是流星呢?

我们区域执行任务的飞机中没有流星。这种飞机一定是因为高损失率被转移了。我们团和师没有飞行员声称击落过这种飞机。让我跟你说一下另一种飞机。

你回忆起你击落的其他飞机了?

那是在19524月,我在庙沟附近击落了一对军刀的长机。这是我的第二个击落记录。4架军刀在庙沟机场上空飞行。我们从战斗任务中返航,每个人都试图着陆。叶莫莱耶夫和我在最后。军刀以双机队形在附近飞行。这些是“自由狩猎者”。当我右转弯的时候我听到:

“军刀!军刀!”

有人在无线电力喊。什么?在哪?我知道军刀来试图击落没有燃油和弹药的那些飞机。就跟豺狼一样,他们在我们无法反击的情况下袭击我们。我注意到一对飞机在低空接近,同时机枪开始射击。我什么也做不了,我的飞机发动机已经开始冒烟,但是我仍然朝着他们的长机开火。他们的僚机通常是脱离逃走,不像我们的飞行员会一直跟着并保护长机直到最后。虽然我只是朝他短射,但是这架军刀还是在2公里以外我们机场的边界坠毁了。

这发生在大家的面前?

是的。我想这些狩猎者来想增加自己的记录,但是却增加了我的。这跟我以前描述的空战是不一样。

那飞行员呢?

飞行员死了;他几乎没留下什么。这次没有什么确认的必要。这就是对你的狩猎者是否在我们起飞和着陆时击落我们的回答。他们有时在我们着陆的时候攻击,因为你会放松警惕,你看见了你的机场,你感觉已经到家,感觉他们不能在那杀了你。我见过他们是如何杀死第256团的导航员科尔曼森。他在我们团的飞行员面前被击落。第256团执行完任务回来,我们已经着陆。科尔曼森最后着陆。但是他没有。在15米高度他们击中了他,他的飞机颤抖然后坠落地面爆炸。科尔曼森是一个很好的飞行员、很好的人。

当你成为了256团的副团长,谁是正团长?

我不记得谁是导航员了。我不是副手,我们没有正团长。有一些资深的中队长。

在你去256团之前,这个团在朝鲜不是很成功,遭受了很大损失。原因是什么?

我想这主要是由于团长,苏联英雄赛门耶夫的堕落。由于某种原因他觉得作为团长可以为所欲为。一切都是从他数次返航时熏黑的炮口开始的。每个人都觉得他击落了飞机。让我解释一下:在战斗前机械师不但需要清洁和保养武器,还需要清洁炮口,因此熏黑的炮口说明他朝什么东西射击了。在飞机仍然在空中进场的时候,机械师就会知道有没有发生空战。赛门耶夫宣称他击落了飞机,但是完全没办法证实。最终他对空战任务失去兴趣。这时我们的飞行员开始在起飞和降落时遭受损失。在这种情况下被攻击,飞行员非常困难。你什么也做不了。在真正的空战中你可以做一些机动动作然后逃跑。在空战中一切取决于你的飞行技巧和形式意识。如果你没有油,在这种情况下你能做什么?什么也做不了。美国人非常喜欢使用这种方法,不是仅仅攻击821团,还攻击256团。赛门耶夫开始喝酒。有谣言说他被降职,酗酒的问题传到了高层,就连我们821团中以前256团的飞行员也议论这事。当他伤了自己的手没法飞行后,换掉他就成为了一个棘手问题。很短时间内,他就把这个团搞垮了。不久后司令部宣布某个在莫斯科的上校指派来做代理团长。本来计划他会很快抵达然后接过控制权。同时我是副手,指挥着整个团。但是他从来没有抵达。虽然询问了数次,他还是没来。最后当我们团回苏联的时候,我被批准成为团长。

8月份,256团损失了几架飞机;很幸运,所有的飞行员都活下来。这些损失是因为“狩猎者”么?

8月份?在8月份我们已经离开朝鲜了……

19528月,256团损失2架飞机。飞行员曼德洛夫斯基和卡利托夫被击落,但是成功弹射。编者注)

1952620日后你还飞过其他任务么?

我们飞行,但是被转到了大房机场。在我们之前这个机场被朝鲜和中国人使用,但是最后中国团离开了那。这个机场离安东(丹东)不远。(译者注:我觉得够远的,可能是记错了。)

哪个机场设备更好更舒服?

我想最好的是大房机场。滑行跑道很长适于分散。通常来说,战斗任务之后,我们会分散一段距离降落。加油点组织更好。但是被群山环绕,我们费了很大劲才到那。

许多飞行员回忆在远东地区,山峦造成了很多坠机事故。在中国也是一样么?

在安东我们从一个方向起飞和降落,都是朝着海,而另一边就是山。

最好的住宿条件是哪里?

当我们在庙沟驻扎的时候,我们被带到某个皇宫……不是从安东,只有在庙沟。大房是最好的。设备一流,停机空间、加油点、伙食很棒。我们到的时候还有朝鲜人。

你们同朝鲜人有什么联系么?

没有。我们在那只有很短时间。我们还不适应他们。

我们住在红色的建筑物里。我记不清是2还是3栋。是长方形的建筑。

如果没有打扰,我们就会住在那。不是每晚都有打扰,但是还是经常会,当得知B-29朝我们飞来之后,我们就需要疏散。我们集合然后被带到掩体里。我们离开机场,回到住处,在当地的食堂吃饭。一切都很好。我们甚至能得到100克(酒)。如果某人想要更多——他最终会得到,但是这些就能满足所有人了。

如果在晚上没在掩体里度过,我们通常会在早晨4点钟出发去机场。

在晚上只有在太阳落山后,我们才允许回住处;大概是在晚上8点左右。飞机场离住处大约4公里远,路程很短。我们在机场的食堂吃早饭、午饭和早晚饭。只有晚饭在驻地吃。厨师大部分是中国人,你可以吃到任何你想吃的。你可以尽量发挥你的想象力。来自全世界的巧克力,英国、美国、日本、法国……

如果我们是三级戒备,我们会在飞机掩体里休息。那里有床,我们在那睡觉。如果天气很糟不能飞行的话,我们就可以去看电影。但是有个大问题——只有两部影片可看。一部是喜剧《伏尔加河-伏尔加河》。我们看过无数次,我们甚至每句台词都能记下来。我们最后倒着看……还有另一部电影,但是它时常消失。看电影前,我们看15分钟新闻短片……我们可以看到莫斯科、列宁格勒……

有报纸么?

报纸……我见过几次。是些俄语的中国报纸。

你的政治军官有什么工作?

基本什么没干。

足球?排球?

足球严格禁止。踢足球可以导致我们受伤。没有多余飞行员,我们的价值等同于体重相同的黄金。

那多米诺骨牌和扑克呢?

骨牌和扑克不是很流行。我们的飞行员大部分很年轻,他们不是很爱好这些游戏。

你在空余时间做什么?你不能总睡觉吧?

睡觉、打盹、闲逛、侃大山……还有个娱乐项目,一只猴子。这只猴子叫做马丁。在平壤的一个动物园被轰炸,所有的动物都逃跑了,救援队的一个中士把接近死亡的猴子捡回来,给他治伤,最后带回机场。猴子只听中士一人的命令。中士甚至不用说话,他就是看看,猴子就知道他的想法然后照做。

当中士去执行救援任务,这只猴子就会发疯。他会顺着我们的队列挨个拽飞行员的裤子。如果我们在飞机掩体里休息,他还会跟我们呆在一起。每人都对他很好,但是没人真想跟他做什么。这只猴子是多么可怕的一只动物!他能看穿你,你不会喜欢他,他一定会咬你,至少会拽你耳朵。我们躺成一排,猴子会从一个飞行员走到另一个飞行员。他会站在你身上,拽你的耳朵,如果他从你的眼睛里看出恐惧,他就会继续蹂躏你直到你受不了跑开。

飞行员击落敌机会获得多少奖金?

我们被告知,击落军刀或闪电是1500卢布;轰炸机2000。但是我们谁也没有击落过轰炸机。

最后你收到了钱么?

是的,在我们回到苏联之后。我们的工资是这么付的:25%会转换成人民币在驻地发。

你是怎么使用那些人民币的?

我们都花了。我们去安东……我在我执行临时任务的时候只去过那的商店两次。那里有世界各地的东西。你穿过两边都是小商店的街道。如果他们看到我们,就知道我们准备来购物。当我们接近店面,他们会开一个小门让我们进里边去,店主给我们看茶和咖啡,我们开始讨价还价。他们的俄语很差,但是很容易懂。同时他还会给我们展示他的藏品。我想买一把小口径步枪,当作自己的奖品。在团里的聚会里,团长给我展示了一把捷克产的小口径步枪,上面有雕刻装饰。这把枪后来被收走了。国内的民兵组织一直要求收缴武器,最后我只能给了他们。

你对中国和朝鲜飞行员怎么评价?

我从来没看过朝鲜飞行员执行任务。当我在鞍山做团长的时候,那有一个下辖两个团的朝鲜空军师。我们飞战斗任务,他们训练。金日成不允许他们飞战斗任务,因为他知道这些飞行员一周之内就能被撕成碎片。他们组织和训练,在我们撤走之后组成自己的空军,作为北朝鲜空军的骨干。他们有另一个团飞Tu-2,在中国境内的某地。中国的飞行员和我们在机场呆在一起。

他们和你一起飞战斗任务,还是分开?

分开。

如果他们遇到困难状况,会呼叫你们来帮忙么?

不会,如果我们的飞机在空中,我们会飞去帮助他们。

他们被无情地打击。有一次我看到他们如何作战。他们刚穿过鸭绿江还在爬升获得高度,这时军刀咬住他们。美国人一架接一架击落他们。击落原因完全是缺少战术训练。我们教他们如何飞行,但是他们的战术思想呢?他们知道军刀是他们的主要目标,他们知道他们需要击落军刀。不惜一切代价,这就是他们唯一知道的。我曾经同这些工人阶级的年轻飞行员说过话。我们叫他们“人力车夫”。他们里边还有一些蒋介石时代的有经验的飞行员,他们同情蒋介石。虽然如此,这些人还是被招进部队,因为飞行员非常稀缺。他们缺少准备。但是就我所知,反正他们是这么告诉我的,每个年轻飞行员都有一个有经验的僚机。他负责掩护年轻飞行员:年轻飞行员对毛泽东更忠诚,因此更宝贵。

你飞行过多少次任务,发生多少次空战?

我飞了72次任务,参加39次空战,击落9架飞机,其中包括8架军刀和1架闪电。在朝鲜空中滞留时间——60小时。

39次空战,击落9架——非常了不起!

Read 3845 times Last modified on 周一, 13 八月 2012 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