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man erectile has become the essential section of Vigrx reviews Vigrx plus scam his entire remaining in relation to confidence and self Volume Pills Volume pills s esteem. If he's challenges in Volume pills vs semenax Review semenax

channel1.jpgchannel2.jpg
苏联二战飞行员
Cipher

Cipher

我叫奥尔加.米哈罗夫娜.丽丝科娃。我最后的军衔是禁卫军上尉,我还获得了圣彼得堡荣誉市民勋章。

我的父亲是利奥尼德.力奥泰维奇.维拉索夫,一名老师;我的继父是麦特威.米哈伊洛维奇.泰敏,是格多斯克地区的共产党委员会的秘书。在前地区委员会的办公楼对面有一个他的纪念碑。他在战争时期是游击队司令,最后牺牲了。

你返回苏联之后怎么样了?

当时我是第256团的副团长,实际上做的是正团长,我在19528月同团里的其他人回到了卡缅雷波诺夫。

我的妻子在斯大林格勒,所以我得去找她,我有4050天的军官休假。

 你是如何发现你会被派到朝鲜的?

 

什么也没跟我们说。但是我们收到了更多的飞机,并且开始飞更长时间。我们不得不进行很多困难的狗斗训练。不是一对一的,而是中队对中队。来了一些新飞行员和机械师,我们已经预感到会被派到朝鲜。一次我飞到非常高的空中——13000米左右,突然从无线电力听到:

“啊,混蛋,击落他!”

俄语粗话!就像在战时一样,简单的命令混杂着粗话。“击落他!”“万尼亚”然后是粗话。当我返回的时候,我跟他们说其我听到的。很明显有严重的事情发生。

在我们训练的最后两个月,这个更清楚了——我们训练越来越多,主要都是狗斗。

 胜利后,你继续训练飞行员多久?

 

预备团在1946年解散。我们第25预备团被转移到第波里斯附近的瓦兹亚尼机场。这次转移用了很长时间,直到1946年初才结束。在1946年春天,我们团被解散,所有的飞机都被除役,所有的人员不是复原就是转到别的部队。我被转到了阿尔马维尔飞行学校。我在那的职位是飞行队长。在学校,我实际上什么也没做,我甚至都不能飞行。我厌倦了预备团,对航空学校没什么可说的了,于是我就申请调到战斗部队。直到19469月,我被调到远东的第5歼击团,第190歼击师。

 

你抵达前线,那正在战斗,你可能被杀,而同时你有着很好而相对安全的工作。你为什么如此想参加战斗?是因为爱国,还是想要获得奖章?

是的,他们轰炸我们,炮击我们。有很多原因,但是爱国是最主要的。我们训练是为了战斗,我们训练飞行员是为了战斗。这已经深植于我们的心中,并且我们军人都是单纯的人,只有这一种想法。在前线你就会觉得你自己完全的不同。人和人的关系是不同的,你会感觉到自己是个完全自由的人。其他的原因有复仇:比如,德国人在斯大林格勒轰炸,炸死了我母亲。我祈求得到一个机会为她复仇。

当库班的飞行开始的时候,你有想过你会被派去战斗么?

所有从我们学校毕业的学生都被派到那里。但是我被派到了第4预备航空旅,这个旅包括11、25和26航空预备团。我在这3个团都服役过。第26团驻扎在桑德瑞,第比利斯附近;第11团在基洛瓦巴德,第25团在库塔伊西。

 

弗拉基米尔.尼克列维奇.扎别林:我于1921年,在斯大林格勒州,杜博夫斯基地区的高斯迪诺垦殖点出生。我的父母是穷困的农民。1934年我家搬到斯大林格勒,我父亲在火车站做机械师助理,同时我的父母成了一个家庭主妇。我家有三个孩子:弗拉基米尔、维克多和尼克莱。

我在斯大林格勒完成了10年级的学业。当我正在读10年级(当时是1940年),我通过了医学和政治审查,然后申请了斯大林格勒地区的航空俱乐部。我继续在学校学习同时还在航空俱乐部里学习。早晨我会到学校学习,午餐后我会到航空俱乐部学习。我用了一年时间掌握U-2。在秋天的时候我被航空俱乐部派到了巴泰斯克航空学校。学校坐落在罗斯托夫。这个学校只培养战斗机驾驶员。我没有参加任何的选拔考试;我就是收到一封信通知我被录取了。我记得我当时还怀疑是否会被录取。对我来说战斗机驾驶员超出了我的能力。在圣彼得堡有一个战斗机学校,我整天可以看到他们是如何在我们头上驾驶I-16

 

弗拉基米尔.尼克列维奇.扎别林,上校(退休),原空军76军安全官。参加过卫国战争,一架击落记录。朝鲜战争老兵,72次战斗任务,参加39次空战,击落9家美国飞机。获得苏联英雄称号。获得红星、列宁和战斗服务勋章。

内容

1. 军校
2. 航空预备团
3. 卫国战争
4. 战后
5. 朝鲜战争
6. 朝战之后
7. 附录

 

Cipher编译

本文获得原作者Oleg Kroytov授权翻译中文

禁止一切商业转载,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

舍甫琴科:我是尼古拉.莱昂耶维奇.舍甫琴科。是以茹科夫斯基和加加林命名的航空学院的退伍军人委员会副会长,越战老兵。有过27年战斗机驾驶经验的飞行员。飞行过15种飞机。曾参与苏霍伊飞机作战使用的飞行试验。工程学博士学位、副教授。作为主作者和副作者发表64篇科学论文、教科书和专著。上校。

 

Cipher编译

 本文获得原作者Oleg Kroytov授权翻译中文

 禁止一切商业转载,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

米哈伊尔.伊万诺维奇.米金:我出生在19231025日。我的父母都是农民。父亲在教会学校上到四年级。那里没法得到更高的教育,四年级就相当于现在的技校毕业。

你是如何开始航空生涯的?

完全是个人意愿。当时是在阿拉木图。在9年级的时候我参加了航空俱乐部。飞行U-2。当我从航空俱乐部毕业的时候,战争已将开始了一个或者两个月;我们这些人被送到奥伦堡战斗机学校。这所学校是训练轰炸机飞行员的,当时我想成为战斗机飞行员,因此我没有完成学习。